Hey~ayisa

演悲欢离合,当代岂无前代事
观抑扬褒贬,座中常有剧中人

君为袖手旁观客,我亦逢场作戏人


~only双毒~目前周更~不弃坑~

Void #5

更一个void

对双毒的爱依旧是万万年的,最近只是很忙而已,

过了九月应该会轻松一点~~

前文大家大概都忘了吧,请教下标签式的连接要怎么做啊?

呵呵呵的傻笑~~~

前文:#1#2    #3     #4

 

人工智能AU

#5

“我无法再只把他当做王天风的替代品了。”

在回去的路上,明楼反复的想着这句话,想着梁仲春听到时的表情和犹豫过后的疑问,“那你是认可了这个本体,还是你觉得……他就是王天风呢?”

他就是王天风么?

不可能吧,这两周的相处,明明是那么的不相像,而且……

明楼看了一眼副驾驶位上缩着身体睡着的小家伙,不自觉的眼神柔和,而且,在这人的记忆里,他不认识明楼啊!

等红灯的时候,明楼伸手揉了一把对方细软的头发,看见车前走过一对年轻的情侣,少男少女青春洋溢的脸,看起来和身边的人差不多年纪,一个念头突然闪过。

要是解除铭印功能,他会变成什么样子?会离开明家,像个普通人一样,跟女人谈恋爱吗?

他还会……喜欢明楼吗?

明楼被这个问题折磨了好几天,不过制造出这个问题的青年浑然不觉,每天围着花园里的花忙得不亦乐乎,偶然看见结伴的鸟儿落在枝头,又突发奇想的决定做一个鸟屋给它们安家。不过他应该不善于做木工,几块木板摆弄了半天也没理出什么头绪。

“你想养鸟吗?我记得仓库里有鸟笼。”明楼翻一页手里的报纸,头也没抬的问那边,小青年带着个又圆又大的草帽,蹲在地上流了满头满脸的汗,听到明楼和他说话,连忙否认,“啊?不,我不是想抓它们来养,而是想,如果它们喜欢鸟屋的话,就算不把它们关起来,它们是不是也会每天来,甚至把家安在这里呢?”

这个想法让明楼有一丝的触动,他盯着铅字印刷的页面,似乎对困扰了几天的问题有了点答案。

那边终于响起叮叮当当的敲打声,明楼暼过去,看见一个歪歪扭扭的小木屋,无奈的起身过去,“不擅长木工的话,就说一声……交给我吧。”他挽起衬衫的袖子,拿过铅笔和尺重新画了切割的线,抬脚踩住木板,熟练的拉动起锯子。

“哇!好厉害!”青年双手背在身后,无意识的前倾着身体,一双眼睛满是好奇,“你喜欢木工,真是令人惊讶。”

“你才令人意外,木工这么烂,厨艺却很精湛。”

“我想和你一起做。”

“那就来吧,我还有工作,不能陪你做完它。”

然后明楼开始教对方如何切割木板,拿着铅笔示范着画下线条,低头专注的时候,他不清楚自己错过了身边,一束怎样充满向往的目光。

不过本以为做好鸟屋就会回来找自己的人,在过了傍晚都还没有踪影,明楼站在书房的窗前,向着花园的方向看了很久,直到夕阳都要收回它最后一点光亮,才看到那个小跑着的人影,匆忙的,焦急的。

“怎么才回来?”和气喘着的人的态度正相反,明楼依旧是平淡的语气,依旧是眉头都不抬一下。

“本来是想打理下花园的边缘,发现那边连着一座小山坡,我翻过去才发现不只是山坡,走着走着就……”他怯生生的瞄了明楼一眼,见那人没什么异动,才接着说到,“迷路了,绕了好久……”看见明楼突然转过来的目光,又嘟囔着补充,“那边的树好高,都没有路……”

放下手里的书,明楼走近前来拉青年的手,对方以为惹怒了他,下意识的躲,却没有真的躲开,“有受伤吗?”

“没有。”

“换件衣服,我带你出去。”

“啊?我再也……”

看见这人紧张的神情,明楼知道他误会了,轻轻的掐了一把惨白的脸,安慰他,“别害怕,我们出去买东西。起码要买部手机,让我随时能找到你。”

到了商场,才发现需要购置的东西太多了,两个人一层一层的逛上去,最后又买了一辆自行车。

“可以在花园里骑,这样就不用每天跑来跑去的了,而且在考到驾照之前,你可以用它去外面,做你的代步工具。”

“太好了,明天我可以骑着它去后山!”

他回过头露出媚如春光的笑容,触动回忆的按钮,让明楼想起从前,他和王天风的一辆自行车,他们的第一辆车,那时他们住的学生公寓离教学区太远,他便买了一辆自行车,每天载着王天风,溜溜的穿梭在校园里,王天风第一次看见那辆车的时候,也是这样笑着。

“明先生……明先生?”

明楼被叫回神,看着和那时一模一样的脸,心里默默的痛了一下,“怎么了?”

“我饿了……”

“买的差不多了,带你去吃饭。”

他们没有去顶楼的餐厅,而是驱车特意去了一个稍远的地方,进门的时候,服务生熟稔的和明楼问好,青年看着室内的装潢打趣到,“我以为你会带我去摩天大楼顶楼的高级酒吧之类的地方。”

“如果你有打领带的话,”明楼看着对面的人,用手理了下领带的结,装作无意的问道,“第一次来这里吗?”

“嗯?”青年听懂了明楼话里隐晦的含义,垂首苦笑了一下,抬起头又是明艳的笑意,“那边……应该有一个露台。”

明楼没有接下去,而是沉默着喝完一杯酒,才又说到,“想过去就去吧,这家店的卖点就是从露台看出去的风景。”

对方听完就站起来,还走过来拉起明楼的手,明楼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眼前是月光下的海岸和小镇建筑,静谧的,有岁月静好的味道。

“真的很美呢。”

“是啊……”

青年失落的扁扁嘴,似乎不太满意这个回答,“就只有‘是啊’……你觉得这里很乏味吗?”

“没那回事,只是因为,到了我这个年纪的男人,难以说出心中的真实感想罢了。”

“真的吗?”对方转过脸又去看天边的那轮月,几不可闻的呢喃着,“只是因为年纪才说不出吗?”

“你说什么?”那声音太小了,伴着细微的海风,明楼没有听清。

如果他当时听得完整,这夜的噩梦,怕是要更加真切。

梦里是梁仲春涩哑的阻拦,“别过来,明楼,你不要看,你别看。”

满地的血,和数不清的裹尸袋里,面目全非的尸体……

“啊!”

明楼是惊叫着醒过来的,每一次梦到这个场景都是如此,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他醒过来看见了一张同样紧张的脸。

“你还好吧?”

明楼缓了口气,发现后背都被冷汗浸湿,“我……有说梦话吗?”

“有。”

明楼没有在意自己在梦里说了什么,而是猛地拉过面前的人,紧紧的抓着对方的肩膀,后怕一般的命令着。

“如果发生了什么事,一定要跟我说!一定要说!一开始就要说!”

 
标签: 双毒 楼风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8)
热度(15)
©Hey~ayi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