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y~ayisa

演悲欢离合,当代岂无前代事
观抑扬褒贬,座中常有剧中人

君为袖手旁观客,我亦逢场作戏人


~only双毒~目前周更~不弃坑~

所以~有双毒锦鲤活动吗?

[双毒] A Single Man 番外

 十年

年纪渐长,睡眠也跟着浅起来,稍微有一点风吹草动就能把我扰醒。运气好的话,翻身还能接着睡,如若不然,第二日便会没精打采一整日。

年轻的时候也是浅眠,只是那是不得已的戒备式的睡眠,绷紧的神经时刻不敢放松,话要打过几遍腹稿才敢出口,事要推敲反复才能去做。睡觉反倒是成了最不踏实的事情,害怕梦话会出卖自己,害怕会稀里糊涂地死在自己的梦里。

好在那段岁月也已经离我很久远了。

岛上依旧是不安稳,却比那时战争笼罩下的上海好上许多,我很是知足。

一如今晚的夜,睡在自家柔软舒适的床上,身边是我的爱人。

此时外面仍是墨黑,风吹动窗帘透进来一点微弱的月光,让我可以看清天风熟睡的样子。很安...

[双毒] A Single Man 尾声

尾声           

最后一页日记在炭火中燃成灰烬,如蝴蝶般明明灭灭、再不能重生。

明楼看着它们,感叹着付之一炬的十八年,也不过是一抹尘烟,捞不回只言片语。想了想又随手将书桌上那本王天风未看完的小说也扔进炭盆里,好巧不巧地翻到有笔记的一页,四个行楷的小字,是明楼再熟悉不过的笔体——未得团圆。

那是王天风暗自做了和明楼离开台湾的决定后,看的第一本爱情小说,他有写笔记的习惯,偶尔会写几句对书中人的评价。

最终却成了他们的谶言。

明楼呆坐着看了一会,缓缓地站起身掸了下裤脚,回...

[双毒] A Single Man 15

15

1967年5月27日   星期六    小雨

昨天晚上拿出来的龙凤红烛烧了一夜,今早就只剩下挂满烛台的累累红泪,泣血一般。

这对红烛是天风与我新婚那日留下来的,这些年小家伙小心收着,用油纸细细包裹着压在箱底,每年的结婚纪念日拿出来瞧上一眼,又脸上装作厌烦地重新包裹,可我知道他心里腻歪得很,眼神都掩不住地亮起来,我总会故意去逗他。

今年是我们的蓝宝石婚,可只剩我一个人过,就把这对红烛又燃起来,希冀着可以对影成双。

说来也怪,自他离开便从未入我梦境,当真是消失得彻底。他生前性格狠绝唯独对我乖顺,我不知道这一次他是...

[双毒] A Single Man 14

14

1967年 5月9日   星期三   中雨  

忽然觉得很好笑,原来有些事情就像裁缝铺里的师傅撕扯布匹的方式一样,剪开一个小小的口子,就能扯断一整条的经纬线络。

对于那些模糊的和刻意弃之不理的过往,都牵扯出来做个了结也是好的。关于曼春,我一直把她当做生命里重要的一个女人。她使我青年时期的回忆都染着明艳的色彩,与情爱无关的、单纯的青春活力。即使后来她被难解的心结所羁绊和驱使,做出许多伤人的事情,我依然没有否认过她是那朵曾经在我生命里芬芳过的玫瑰,玫瑰,带刺的玫瑰。

我与她坦白,我选择原谅,我不再担心,因...

[双毒] A Single Man 13

13

1967年4月5日   星期三   晴    清明节

也许是我对天风的思念足以令魂魄支离,并不用恼人的雨水来相衬,今天竟然是一个难得的晴天。

早上的时候我端了一碗水在书房里,有几分庆幸天风是海葬,这样我还能被允许以这样的方式来祭奠他。我幻想了无数次他离开时的样子,还好我的幻想力是匮乏的,否则那画面会让我瞬间死掉吧!

我对着那碗水说了好久,琐碎不堪。他一定是在不耐烦地翻白眼,好在他现在已经无法阻止我,只能任由我絮叨着,而他只有乖乖听话的份。我抚摸着那细白瓷的釉面,凉且滑腻,像他。他的...

[双毒] A Single Man 12

12

1966年9月29日  星期四   小雨  中秋节 

又是中秋,又是中秋。

我刚刚给大姐写好了今年中秋的信,和她说了这边的状况,告诉她我们暂时搁置了移居巴黎的计划,是否还能成型,已经是个未知数了。

早上的时候我刻意地遗忘今天是什么日子,照常当它是一个普通的工作日,起床、上班、下班、回家。

回到这个灰暗的、冰冷的、潮湿的空间。

我不知道爱情的力量有多可怕,我老了,已经过了谈论爱情的年纪。

可是我知道习惯的失去有多可怕,像是被从身体中抽离了那根支撑,亦或是剥走了心的一角。生生地疼,不见血肉。

刚才...

[双毒] A Single Man 11

11

1966年8月22日  星期一  小雨  七夕 

终于出院了!

这十几天的医院生活真是异常折磨,饮食上每天骑云都会送来食堂的小灶,倒是不曾委屈半分,只是那病床硬的可以,睡得浑身酸痛,今晚又能躺在自家柔软的床上,身心都说不出的舒坦,天风也破例让我在床上写日记。

我那天早上感到一半身体发麻,好在天风尚未出门,才能及时地把我送到医院。医生说是血压太高造成的,和平日里的头痛也有一点关系,日后要小心保养,否则会是个什么下场医生都说不准,我想最坏就是醒不过来了吧。

这段日子躺在那里倒是想了好多事情,从小到大、点点滴滴,...

[双毒] A Single Man 10

10

1954年9月10日   星期五    多云转晴   

刚刚和天风说起明天要去参加一个经济学会聚会的事情,他虽然嘴上应和着,但我看得出他不高兴。想来也是,往年的中秋节定是要在家过的,天风对节日不怎么上心,却很在意中秋。他总说我们明家姐弟海峡相隔,特别应景“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这句,所以每年这天都会陪我给大姐写一封家信。大姐对此倒是欢喜。

明天的聚会我本意是不想参加的,因为曼春的先生也会去,我对他素来不喜,身为男子却气量狭小,毫无气概可言。前些年倒是相安无事,只是他调到经济部任职后...

[双毒] A Single Man 09

09

1952年7月10日   星期四   雷雨   微风

逾月的连雨天还是没有停歇的意思,空气潮闷得不像话,学校期末考试已经结束,学生们都急迫地等待暑假的来临。只是苦了我们这些教授,要在这种鬼天气里赶到学校批阅论文和试卷。

我和那些步行骑车的同僚们相比自然是好上很多,倒是难为了天风要每日接送。这段时间他准备阅兵的事情也是忙碌,小脸消瘦了不少,连着给他炖了好几日的骨汤也没补回来。我本不愿再给他增添负担,他就只是笑,笑得我没了脾气,只能由着他。

晚饭的时候手臂有些发痒,现在显出疹子来,一会让他看到,...

下一页
©Hey~ayi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