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y~ayisa

演悲欢离合,当代岂无前代事
观抑扬褒贬,座中常有剧中人

君为袖手旁观客,我亦逢场作戏人


~only双毒~目前周更~不弃坑~

VOID(#1#2)

所以不要轻易开脑洞,这玩意只会越养越大!!

#1有修改,就一起重发上来啦~~~

明天有扇底,么么哒~~~

人工智能AU~ooc预警吧~~

#1

    “就放在这里吧,辛苦啦!”

    “不行,把这东西搬回去,马上搬回去!”明楼看着梁仲春指挥工人搬进来的巨大箱子,不悦的按揉着余痛未消的额角。

看情形梁仲春并没有把他的话听进去,依旧是面带喜色的让人把箱子小心的放置在客厅中央,明明昨天通电话的时候已经严词拒绝过,这人竟然还是固执的把东西送了过来。

“仲春,如果我没记错,我昨天和你说了不行。”明楼板着脸倚在沙发扶手上,顺便瞥着去瞪了一眼跟在梁仲春身后的明诚,只是平日里异常默契的弟弟朝自己无奈的摊摊手,似乎在表明他管不了自己的局长大人,又可能是他并不想管。真是令人气闷!

“明楼,这机器人又不能放我家,你家这么大,所以放你这挺合适的。”梁仲春自动忽略了明楼飘着乌云的脸色,笑眯眯的走过去拆箱子的包装,一边拆一边自言自语,“前几天我们又查封了一家未经许可贩售人型机器人的公司,这个机器人就是在出货前被我们扣下的,是一款男用玩赏型机器人,而他之所以不能被送到正规公司继续贩售的原因,是他的容貌和记忆都是从真实存在的人复制而来的。”

“从真实存在的人复制而来?这有什么问题么?”

“就像你知道的那样,玩赏型机器人一直以来都是违法的,以往查获的那几批还好,都是被植入通用性数据,但是这样制造出来的机器人只会是随处可见的样貌加上平淡无奇的个性,所以为了和那些有所区别,这种用违法买卖的实际存在的个人基因和记忆来制造的高性能玩赏型机器人应运而生,而且花样层出不穷。这一个就加了铭印功能。”

“铭印功能?”

“是啊,比起你在局里的时候,现在的功能实在是多了太多。就像小鸭子会把第一眼看见的当做妈妈一样,加了铭印功能的机器人会把第一个看见的人当做身心依赖的对象。”梁仲春回头向明楼挑眉,企图引起明楼的兴趣,“所以明楼,你想知道他植入的数据是从哪来的吗?”

    可对方并没有显示出丝毫的兴奋,甚至是意识到什么似的皱起眉头,“你想说什么就直说!”

被如此生硬的拒绝,梁仲春也不和他一般见识,拄着拐慢悠悠的绕着箱子走,解开四角锁扣,又慢悠悠的说道,“76号。”

76号!

明楼的心在这一刻似乎罢工了瞬间,带着胸腔里隐隐的发痛。

“当年的行动走漏了风声,虽然最后我们取得了成功,却还是造成一部分违法数据丢失,可能是弄走数据的人觉得事情过去很多年了,不会引起注意,就把数据出手了,没想到兜兜转转,还是落到了我们手里。”

“是你,不是我们,那件事之后,我离开保护局了,所以我没有义务收留他,也没有意愿收留,请梁局长怎么带来就怎么带回去吧,如果不能流通就丢到仓库里,仓库放不下,可以打报告申请,如果合情合理,我们理事会会同意拨款的。”

提起那次行动,明楼不自然的站起身朝着楼梯走去,躲避的情绪显而易见。梁仲春并不在意他,只是蹲下身用力的把箱子盖推开,“明楼,他还没有名字呢,不如你来取?”

那轻松的语气让回忆起往事的明楼感到难以忍受,他停下上楼的脚步,转回身厉声呵斥他曾经的队友,“我说了,让你把他带回去!”

可是……

箱子里的机器人就在此时启动,坐起来摘下了遮眼的眼罩,本能的顺着声音看过来,对上了明楼惊讶与愤怒杂糅的眼睛。

一个名字几乎要脱口而出。

初启动的机器人揉了揉猫一样明亮的眼睛,对着楼梯上高大的身影,对着他的铭印对象说出了第一句话,“对不起……”

然后,两个人都愣在那里,为这句没来由的话。

梁仲春拿下遮在脸上的文件袋,也向着楼梯上看过来,“好,铭印功能完成。不用我说你也猜到了他的原型是谁,我们已经在实验室比对过资料了,其实……看长相就知道了……就是你心里的永冻土,王天风!”他摇了摇文件袋,放在箱子一角,也不再理会对方的任何情绪,招呼着明诚一同回局里去,还忍不住和明诚嘟囔,“还好是通用数据和真实数据混合制造的,不然就那人的脾气,玩赏型……开什么玩笑。”

“等等!”明楼疾步的冲过去拦住他,“你真的要把他留在我这?”

“当然啦,他的型号摆在这,放在哪我都觉得不合适,而且你已经是他的铭印对象了,我现在把他弄走的话他不是很可怜吗?”看着明楼犹豫不定的神色,梁仲春拍拍他的肩头,“他会很喜欢你,他的身心都渴求着你,明楼,你不觉得……这是上天对你的弥补吗?”

“可……”

“别婆婆妈妈的啦,领养手续都在文件里,你要好好对他呦!”

明楼目送梁仲春和明诚离开,直到什么都看不见,许久,才回过来看仍旧呆坐在箱子里的人。

是那人学生时期的样貌,柔软的、充满活力的,不知道那人的记忆被保留下来多少……

“你……记得我吗?”明楼试探着问到。

那人歪了歪头,绽起一个蓬勃的灿烂笑容,让明楼按捺不住的燃起希望。

“只是感觉很熟悉。”

只是用了大学之前的记忆吗?明楼的心情顿时落入谷底,不禁苦笑自嘲,也对啊,若是保留了和自己有关的记忆,应该也露不出这样的笑容吧。

似乎是看到明楼失望的神情,灿烂笑容里带起一丝抱歉的羞赧,“我知道我目前的记忆都是被创造出来的,不过……等我再次苏醒的时候,我就记得你了。”

这句话触及到那片封锁了很久的心田,像春天里第一缕微风,正慢慢的复苏万物。

 

#2

“一大早的电话就打不通,梁仲春是故意的吗?”明楼看着手里的尝试几次都没有接通的号码无奈叹气,永冻土,开什么玩笑……

敲门声打断了他继续下去的念头,阿香端着他错过的早餐进来,默默地用牛奶换下明楼手边喝掉大半的咖啡,“先生,客人已经醒了,您要去见他吗?医生叮嘱过让您少喝咖啡。”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您不去看下客人吗?他说想见您。”

明楼喝了一口牛奶,又拿起一张报纸,对这句话充耳不闻,留阿香独自在那不知所措,向来讲究礼节的先生,这次怎么会一反常态的对客人置之不理呢?

到了要准备午餐前,阿香上楼去收拾书房的餐具,发现明楼还站在书柜后面,岂不是在让客人等了一个上午,还是忍不住提醒道,“先生,您差不多该过去了……”

那个人住在自己家里,终归是躲不掉的,再不愿意还是要过去见一下,明楼只好冲着阿香怅然的点头,“好吧。”

“明先生!”

阳光透进来的客厅里,乖巧的人正在吃点心,跑着扑过来的时候嘴角还带着蛋卷的残渣,他手臂圈着明楼的脖颈,一脸云开见月的温柔笑意,“我从早上就开始找您,可是到处都找不到……”

同样的声音,同样的样貌,只是这情态,是明楼从未见到过的,王天风在他看不到的时候也会展现如此娇软的情态吗?

“坐下说吧”明楼托起怀里的人脸颊,用指腹揩去嘴角的点心渣,小心翼翼的、微微带着颤抖的,“我的名字,你是听我家里人说的?”

“是早餐的时候,明诚先生告诉我的。”才苏醒第二天的人坐在明楼的对面,双手局促的握在膝头,昨天阿香找了明诚的T恤衫给他,简单的款式搭配他垂在额头的刘海儿,显得他愈发的可人心。

“是这样啊,那他还和你说了什么?”

“明诚先生说您在休假养病,让我好好……好好照顾您,所以明先生需要我做些什么?”说话间明显的停顿,笨拙的暴露了对明诚原意的隐瞒,明楼猜测让对方羞于说出口的,应该是些直白露骨的内容,可现在他无意追究这些,整理了下思路正色道,“我上午考虑过你的去留问题,明诚在机器人保护局任职,昨天就是他的局长把你送过来的,我会尽快找人来收留你,之后如果遇到什么事,你可以找明诚……”

“我不能待在这里吗?”猫一样明亮的眼睛被突然的抛弃惊得慌乱,不顾礼节的打断明楼的话,目光染起可怜的哀求意味望着自己的铭印对象。

“你想待在这里吗?”

“我,我很擅长做饭,”似乎是觉得这样的技能被留下的把握并不大,毕竟这里已经有了阿香,所以他追加了一句,要命的,“我什么都愿意做的……”

“什么都愿意做?”

隐约有暗色的情绪从明楼的眼眸里闪过,他面对着惊慌的人俯身压下来,几乎是额头相抵着哑声问,“你喜欢我吗?喜不喜欢?”

“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不是说了吗,我在考虑你的去留问题,你的回答也是我参考的一部分。”

对方温热的手掌触摸皮肤带起火花般灼人的感触,连带着呼吸都被打乱,“我喜欢这里,我想待在这……”

明楼猛地抬起身,用一种审视的目光打量着被压制得大半身子陷进沙发的人,“那你知道你会这么想都是因为铭印功能吗?”看着他吓得连呼吸都忘记的样子,明楼心里又开始懊恼起来,会伤到他吗?不过王天风那性格,这种程度的言辞应该不至于露出这种表情才对……

“即使这样,我还是喜欢这里。”

下定决心的表态的人试探着伸出双手,眼睛里的光彩像是要拥抱自己的太阳,而明楼被虹膜反射出的温度烫得荒芜很久的心田,有什么在疯了似的蔓延生长。

“那么……我们来xx吧。”

“明先生……明先生,不要……”

“你愿意的吧?”

纤瘦的手腕被领带绑缚于头顶,即使嘴上不停的祈求着想把它解开,可是他明白,他的内心拒绝不了对方的一切,“把我的手解开,我不要这样……”

“你很敏感嘛,是因为型号的原因还是被铭印对象触碰的关系?我们可以慢慢来……”明楼的声音像是从某个绝望的所在溢出来,残忍的滑进对方的耳膜,眼前的小可怜,悬着的泪滴真是让人难以自持啊!

“明先生,我讨厌这样,帮我解开。”

“要停下吗?那我就把你送回到保护局去。”明楼停下动作,探手钳住身下被汗浸湿的下颌,冷漠的脸孔足以震慑住得欺负的人连忙颤着声解释,“不要,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只是,希望你能好好、爱我……”

“你要我爱你吗?你是认真的吗?”没想到居然能从这张脸听到这句话。

一声长叹……

 
标签: 双毒 楼风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8)
热度(32)
©Hey~ayi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