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y~ayisa

演悲欢离合,当代岂无前代事
观抑扬褒贬,座中常有剧中人

君为袖手旁观客,我亦逢场作戏人


~only双毒~目前周更~不弃坑~

[双毒] A Single Man 尾声

尾声           

最后一页日记在炭火中燃成灰烬,如蝴蝶般明明灭灭、再不能重生。

明楼看着它们,感叹着付之一炬的十八年,也不过是一抹尘烟,捞不回只言片语。想了想又随手将书桌上那本王天风未看完的小说也扔进炭盆里,好巧不巧地翻到有笔记的一页,四个行楷的小字,是明楼再熟悉不过的笔体——未得团圆。

那是王天风暗自做了和明楼离开台湾的决定后,看的第一本爱情小说,他有写笔记的习惯,偶尔会写几句对书中人的评价。

最终却成了他们的谶言。

明楼呆坐着看了一会,缓缓地站起身掸了下裤脚,回到卧室将一身穿戴整齐,赴一场最后的相约。

那之前,他将几封书信放在茶几上,算作对几位老友的一个交代,感谢他们这些年的情谊,托付他们一些身后的事情,最重要的就是要把他的骨灰也撒在海里,让他们融在一起、再不能分开。

他们拆开信封的时候应该会很悲痛吧,像宁海雨那种脾气大概是要直接骂出来的。

可是他已经顾不得他们的感受了,他支撑不下去了。

卧室暗格里有一把枪,还是王天风藏进去给他防身用的,到今天才算是派上用场。

将子弹一颗颗地填进去,动作优雅似演奏一曲庄严的乐章,气氛充盈得让人只能默默观看,仿佛一点情绪波动都是不合时宜的。

枪口抵上额头,又移到胸口,还是没有扣动扳机,他不能让自己带着满脸满身的血污去见他的爱人。那就吞弹好了,大不了说不出动人的情话,不过那人也许会因为他再不能顶嘴而红着眼睛嘲笑他吧?

想到那个画面,明楼就涩涩地笑起来,跪到床边抚摸着那块藏蓝色的墨痕,像是朝圣的虔诚信徒,等待着救赎。“天风,天风”……

低气压的雨天让他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剧烈的钝痛从后肩胛一路伴着栓塞的麻木直冲后颈和天灵,视野里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只有一点清晰得令他落了泪。

穿着整齐军装的王天风就那样缓步走来,带着浅浅的笑意俯身吻了下明楼冰凉的嘴唇。

是梦吗?

那请不要让我再醒来。


 
标签: 双毒 楼风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1)
热度(16)
©Hey~ayi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