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y~ayisa

演悲欢离合,当代岂无前代事
观抑扬褒贬,座中常有剧中人

君为袖手旁观客,我亦逢场作戏人


~only双毒~目前周更~不弃坑~

[双毒] A Single Man 05

05

1950年4月6日    星期四    晴

今天的心绪跌宕起伏,最终沦为难以忍受的疼痛。

当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我真的好想拥他入怀,亲吻他光洁饱满的额头。可是我不能,或是说我不敢,我连抬起手的勇气都没有,却用了全身的力气来拒绝他!他因为失望而晦暗的双眸像一只利爪贯穿了我的胸腔,握碎了我的心。

自从遇见他,这座潮湿的海岛于我而言似乎都变晴朗起来,他如同一尾鲜活的鱼给我死水一般沉闷的生活带来了无限的生机。越和他接触我越发贪念他灿如星子的眼波、爱慕他积极乐观的品格,而我知道他对我有着同样的情感。

但是我不能拥抱他,这是代价,意料之中?始料未及。

头很痛,明天又要买阿司匹林了。

 


过了农历正月十五,王天风又缓了两日,寻了个工作的空隙驱车来到了羁押小高教授的巡警署。大正月里没什么人愿意主动来到这种衙门口,老派的观念里正月里到局子容易招晦气,所以办公室里的几个值班的巡警正凑在一起打牌,彼此较着劲地想把这几天输掉的赢回本来。王天风站在门口轻轻地咳了一声,声音不大却是十足的威严。

看到来人是他,几个巡警急忙地把纸牌划拉着收起来,恭敬地向他行礼:“王秘书好!”

“是我来的不是时候,扫了各位兄弟的兴致。”说着王天风将一沓纸币放在临近的一张办公桌上,“一点过年的心意,请各位兄弟喝茶,这一年辛苦。”

为首的油滑老巡警带着谦恭的笑脸,一边客气地推辞,一边将王天风往队长办公室引,离开时还不忘暗地里示意那些小后生把钱收起来。王天风也不理会身后那几个新来的小巡警对他投过来的羡慕神情,身姿挺拔地向走廊尽头行去。

一番客套的寒暄过后,王天风和赵队长挑明了来意:“我的意思是差不多就得了,小高太太从他先生被抓进来没少递银子。他们怎么说也是有点头脸的人家,还是大学教授,上方花了多少心思才劝说了这些做学问的教授来到台湾,这个大家都清楚的。所以不好做得太过分,真逼得人家倾家荡产,传出去你们自己也不好听,而且也不好做。”

赵队长看着对面这个惹不起的小祖宗再不赘言,只是玩味地弹着烟灰,眼疾手快地把烟缸递到那人跟前陪笑着解释:“王处长教训的是,之前接到举报说是他私通共党,兄弟们这才把人抓了回来,这不一过年就忙忘了,明天我们就把人放回去!”然后看到王天风的脸色似有暖意,暗暗地松了口气。

王天风就着赵队长送过来的烟缸捻灭了烟,眯着眼挑着眉,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神情。“别急啊,既然是被举报通共,怎么也得审一下、再调查一番才能放出去啊!不然就关在这里不闻不问的吃几天牢饭算怎么回事。”

“这不是怕王处长着急么?既然王处长指点,我心里有数,您放心。”

“我不急,不过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罢了,”眼波转暗、轻声私语,“再说,我还有事要求到赵队长呢。”一根黄灿灿的金条被放进了办公桌上的笔筒里……

按着王天风说的程序走了一遍之后,小高教授在四月初终于被放回了家。虽然整个人被牢狱的艰苦折磨得瘦了一大圈,但是人没事就最好。

从战乱里走过来的人都知道人命最贱,就也知道生命的可贵。

看着小高太太抱着自己久别的先生哭得仪态全无的可怜模样,王天风颇为感慨,不知道会不会有一个人也会这样为自己哭泣。

他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明楼,目光里就透出苦涩来。

两个人一路无话地走回明楼的小院落,看着院子里破土而出的新绿,王天风心中一软:“终于能喝到明教授的一杯茶了,真是不容易。”

这段日子里,两人见过多次,不过多是王天风到学校里给明楼送些特供的东西。战后重建阶段的台湾毕竟是不及上海那样的物质丰富,有些东西只供给军队,有再多的钱没有点渠道也是买不到的。即使那些东西用不上几日汪家便会再给他送上一份,明楼还是欣然接受王天风的,东西自是难能可贵,但明楼更在乎的是陪着王天风在偌大的校园里随处走走,又或是到他家里陪他吃个晚饭,那些简单的小时光。

而这一次因为小高教授回家的缘故,王天风第一次迈进了明楼的门。

这座建在阳明山腰的二层小别墅,远离着城市的中心,掩映在高大苍翠的乔木林中,像一个隐世的学者。室内的装修和摆设是低调的华丽,每一处都体现出主人不俗的品味。

王天风抚弄着真皮沙发的扶手,自嘲般地嗤笑:“看来,是我把你想得太简单了。不过也对,能在阳明山置产业的人,怎么也不会是毫无背景的书呆子。您说是吧,我亲爱的明教授。”

明楼看着王天风佯装嗔怪的样子被桃红的眼尾添增了无限的媚意,无声无息地摇撼了他的心神。他喜欢这样略带天真的王天风,像一只猫咪,虽然在外人面前会骄傲地伸出利爪,但是被喜欢的人顺毛却会餍足地咪咪叫。而此时的王天风的嗔怪在明楼眼中,无疑是后者。

“我倒是希望你把我想得简单一点,”明楼宠溺地拍了拍陷在沙发里的人莹莹如玉的面颊,“不是要喝茶么,我去弄。”

等明楼端着茶盘回来,王天风竟然歪在沙发里睡着了,毫无防备地显出疲态。明楼到书房取来自己常用的毯子俯身为王天风盖在身上,睡着的人身上散发着一点香水皂的干净味道,清爽宜人的感觉诱惑着明楼将身体俯得更低,细嗅着肖想过无数次的舒展脖颈。

“明教授这是在做什么?”

领带被警觉转醒的人捉在手中,迫使着两个人保持着暧昧的姿势,四目相对,气息相缠。两个人彼此有情,如此情状下都开始难耐地燥热起来。王天风被明楼深邃的目光瞧得面颊润红,紧张地攥紧手中的领带。“你……我的心意你应该都知道的,你可愿意接受我?接受这种感情?”

那语气低软得不像话,却似一记炸雷惊醒了明楼,撑着沙发的双臂瞬间就脱了力,那蒙着水雾的桃花眼正一点点蚕食着他的理智,在溃失堤防之前果断地说出让两个人都体无完肤的话:“我不愿意!”

“那你是在戏弄我?”握着领带的手开始轻颤,眼神凄迷。

“得罪你对我没有任何好处,不是么?”明楼的心一阵抽痛,却还是喑哑着艰难地甩出一把尖刀,死死地向着王天风的心扎过去,“不过王秘书如果需要床伴,明某人乐意效劳。”

啪!

王天风缓缓地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被他一巴掌打得滚到一旁的明楼,深深地呼出一口浊气,努力克制着身体的颤栗。“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这就离开,免得脏了明教授的地方。对不起,打扰了。”

看着那人摔门而去的背影,明楼额角突突地跳起来,他缓缓地爬起身,踉跄着走回卧室,将自己丢在床上,把脸埋进枕头里,抖动的肩膀暗示了他正被头痛撕咬着神经,可看起来又似在哭泣。

青瓷小盏里茶汤滟红,到底是又没喝上。


 
标签: 双毒 楼风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6)
©Hey~ayi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