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y~ayisa

演悲欢离合,当代岂无前代事
观抑扬褒贬,座中常有剧中人

君为袖手旁观客,我亦逢场作戏人


~only双毒~目前周更~不弃坑~

[双毒] A Single Man 09

09

1952年7月10日   星期四   雷雨   微风

逾月的连雨天还是没有停歇的意思,空气潮闷得不像话,学校期末考试已经结束,学生们都急迫地等待暑假的来临。只是苦了我们这些教授,要在这种鬼天气里赶到学校批阅论文和试卷。

我和那些步行骑车的同僚们相比自然是好上很多,倒是难为了天风要每日接送。这段时间他准备阅兵的事情也是忙碌,小脸消瘦了不少,连着给他炖了好几日的骨汤也没补回来。我本不愿再给他增添负担,他就只是笑,笑得我没了脾气,只能由着他。

晚饭的时候手臂有些发痒,现在显出疹子来,一会让他看到,又要讲个没完。自从头痛的事情被小家伙知道后,就把我当个鸡蛋似的护着。被发现了还要嘴硬着不承认,转过来嘲笑我。

一番唠叨,今晚想必也是躲不掉了。

 



连日暴雨的天气实在不适合远行,几辆车再一次被冲毁的山路阻碍了行程。

明楼望了一眼前方郭骑云带着随行的士兵冒雨处理着疏导工事,将一旁靠着椅背闭目养神的王天风揽进怀里,王天风只不安地扭动了一下,小声地哼哼:“让人看见。”明楼看着他眼底的乌青,也没了逗弄的心思。“他们都忙着挖土呢,没人看咱们。”怀里人挣扎着起身透着车前窗看了一眼,确认工事一时半刻不能结束,又偎回明楼的怀里。

“唉,本来是想趁着去军校的机会,让你在桃园散散心的。看这样子,那的天气不比台北好多少。”

马上要阅兵仪式了,陈公不放心各处军校的训练,派人去各处巡视监察。王天风在台北还有其他的事物要负责,因此被派到稍近一些的陆军理工学院。而明楼的学校已经放了暑假,索性将他一起带上,权当散心。

“我倒是无所谓,大不了躲在招待所看书就是。只是你少不了要冒雨看他们训练,要是病了可怎么好。”明楼轻抚着王天风的脊背,没听到那人炸毛着回呛说他才是病秧子,低头看见迷离的睡意,默默禁了声。如同好多个头痛的夜晚,那人抱着自己入睡一样。

等郭骑云通开道路回到车里的时候,那两个已经调换了姿势,王天风拿着一份文件正看得认真,肩膀上靠着瞌睡的明楼,瞥见郭骑云看着他们发呆,飞过去一记询问的眼刀。“看什么?既然路通了就快点走吧。”

郭骑云利落地发动起车,行了一段小心翼翼地问道:“处长,您和明长官的住宿要怎么安排?”

王天风揩去明楼头上的汗,放轻了声音:“这趟是公差,自然要分开安排,我这几天会很忙,你帮我多盯着点,”翻了两页文件又补充道,“他闻不惯蚊香的味,这边蚊虫又多,记得让人用艾草帮他熏屋子。”说完也忍不住自嘲道:“我是不是很婆婆妈妈。”

郭骑云从后视镜里看了眼自己长官的神情,知道他不是在和自己说话,复又专心地开车。留下身后两个人低声细语地斗嘴。

到了军校之后,王天风果然脚不沾地地忙起来,雷厉风行又沉稳持重的样子是明楼在私下里从未见过的。他展现给明楼的总是温软与贴心,几乎让明楼忘记了他还是一个杀伐决断的军人,又许是明楼故意去遗忘的,他只想他是自己的小爱人。

王天风忙于工作,明楼就自己到街市上闲逛,因为他还兼任着经济部顾问一职,所以把这种闲逛命名为:实践调查。从去年年末开始的反贪腐活动此时闹得正欢,即使明楼对外声称是搭顺风车来休假的,他也不得不为避风头,装着做一些工作,免得给带他来散心的王天风添麻烦。

“师哥!”

在这里遇到汪曼春是明楼不曾想到的,自从知道了他和王天风的事情,汪曼春恍然大悟般解开了心结,和明楼的关系竟然意外地得到了缓和,有时在汪芙蕖家的聚会上两个人还能深切地交谈一番。

“孩子们想爸爸,所以我就带着他们过来了。没想到师哥也在这。”提到自己的丈夫,汪曼春依旧是一副冷淡淡的样子,明楼就故意避开不提,只是挑着轻松的话题交谈,逗得她呵呵地笑,仿佛又回到娇俏少女的时期。

“师哥怎么站在这,是要出去么?”

“天风下午有半天的空闲,约好了一起去海边逛逛。”

“你们还真是形影不离呢。”似有酸意。

“曼春……”已然带上责备。

从军校回来的王天风一下车就看到明楼和汪曼春在招待所的街口言笑晏晏地说着什么,一个身长玉立、一个曼妙婀娜,怎么都是一幅郎才女貌的画面,他就以一个局外人的姿态站在车边,冷眼看着他们,等着明楼什么时候会发现自己。

而明楼像是有心电感应一般地轻易就捕捉到他的身影,连忙和曼春作别,急切的神态换来曼春一番奚落:“快去吧,终于有拿得住师哥的人了呢。”明楼也不辩驳,默认了似的转身向心爱的人走过去。

他和王天风一路无话地来到人迹罕至的海岸,这是他们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出游,许是想给二人留下美好的印象,浓厚的云层裂开缝隙,透出久违的阳光,一扫阴霾和沉闷。

王天风甩掉军靴,赤脚跳上一块巨大的礁石,也不顾凹洼里的积雨就躺上去。明楼见他兴致缺缺、鲜有笑意,猜到是因为曼春的缘故,也不说破,只是脱下西服垫在他的身下,和他并肩躺在一起。

“你还从没和我说过你和汪曼春的事呢。”王天风侧过身,手撑着头眼神柔和地去看明楼,最终还是忍不住问出来,像是要确定什么一样。

“曼春?我和她的事就和外界传的差不多,年轻的时候我们在一起过,不过后来我拒绝了她。”明楼合着双眼感受着阳光照在脸上的温热,平平淡淡的语气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

“你和她上过床吗?”

明楼也不隐瞒:“有过几次,还在上海的时候,我从巴黎回来之后,这大概也是她这些年不能释怀的原因。不过哪个男人年轻的时候没睡过女人呢,不是么?”

“我就没有过,一点兴致都没有过。”

“你怎么对事情总是那么肯定,这是你吸引我的地方之一。”

“自己做的事情,总是要想清楚的么。就像我从跟着陈公的第一天起,就认定要跟随他;就像我看到你第一眼的时候,就知道我会爱你。”

“你那么年轻,就认定了一些事情。不是就错过了尝试另一些事情的机会么?”

“那你当年和汪曼春分开,现在又和我在一起,算是一种尝试么?”

“不,是因为我爱你。”

看着那人终于露出笑容,明楼欺身吻上去,一双手随即抚上王天风的纤细腰肢。王天风近来工作繁重,明楼不忍心折腾他,因此亲热不多,此时王天风被这一吻勾缠得欲浪翻滚,慌乱地去推明楼。“起开,压死了!”见那人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又软着声音去求:“起开,硌得慌,晚上我给你补上行吧?”

“你疯啦?别说那招待所不隔音,就是城墙厚也挡不住你那叫唤!”

“滚蛋!我看你脸皮像城墙,也不知道谁爱听。”

“你还想给谁听?”

两个人又厮闹成一团,那束阳光仿佛隔离开外界的一切,只留下彼此。

 


 
标签: 双毒 楼风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7)
©Hey~ayi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