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y~ayisa

演悲欢离合,当代岂无前代事
观抑扬褒贬,座中常有剧中人

君为袖手旁观客,我亦逢场作戏人


~only双毒~目前周更~不弃坑~

[双毒] A Single Man 07

07

1951年5月19日  星期六   阴  

今天在学校批改论文的时候看见了几篇好文章,观点独到实属难得,一时贪看忘记了离校的时间。为了宵禁之前可以赶回家,只好借了学生的自行车从小路回来。

台北多雨,那条小路总是泥泞难行,所以我平日步行去学校时即使远一些,也总是走大路。今日偶然一行,发现小路旁搭起了一处简易的板房,那户主人似乎是在学术会上见过的别校的一名教授。其实大撤离时期来到台湾的许多人仍旧住在简易棚里,想来如果不是家私丰厚,我也会是条件艰苦的大环境下居住在简易棚中的一员。

我不由得停下来和他打招呼,看见那个人很幸福的笑意,他的妻子站在他的身后,这就是他幸福的原因吧。

我想我该追求下自己的幸福,就现在。

 



许是天气热起来的原因,王天风仰躺在床上睡意全无,总是有一种不安的情绪笼罩着他,令他无处遁形。不过他也没想过要逃离,甚至还有点隐隐的期待。

果然,他的门在这个寂静的夜被轻轻地敲响!

在宵禁的时间有人来敲门,若是换了普通人家恐怕会吓得不知所措,可王天风却笑着从枕头下抽出枪,懒洋洋地走到门边,问也不问地就打开了门。

“明长官,宵禁时间你是怎么跑到我这来的!不会是我最近做的坏事太多,你后面带着尾巴准备把我带走审查吧?”枪口抵在明楼的眉心,语气和闷热的天气显成鲜明的对比,不带任何感情的冰冷,可眉眼却是天真的,如同手中拿着的只是一支棒棒糖。

明楼却似浑不在意,无论是额头的枪还是对方的冷淡。“你是做了太多的坏事,最坏的一件就是招惹了我。”他本是一个沉稳冷静的人,可一遇见王天风心就跳乱了,想来之前能够波澜不惊只是因为还没遇见可以让心湖泛起涟漪的人吧。

今晚对于明楼来说无异于一场豪赌,但是他知道赌注越大,赢面就越大,所以他抬起手握上拿枪的手向着自己的额头用力。“你现在就杀了我吧,我闯了宵禁,你有这个权利。否则的话,你就要对你做的坏事负责。”

一声哂笑。“所以你是来送死的?陈公看重你,我还没那个胆量忤逆他,虽然我真的很想杀了你!”王天风感受着手上的温度,有一点不自禁的得意,他可以收网了!

不过他种的种子也发芽,这颗情种是自己的,那张网是派系的。

他移开枪口,任由明楼将他逼退到墙边。他承认他先编织了那张网,不过现在,他更想要这颗来之不易的芽!

“我说过不会杀你,可明长官也不要得寸进尺。如果您是长夜寂寞,我可以送您去什么书寓、茶室之类的,我的车牌可以不受宵禁的限制。明长官想去哪里?”明楼离他越来越近,最后将他压制在墙上,摸走了他手上的枪,呼出的热气熏得他耳垂通红。

“我哪也不去,我今天就是为了见到你,然后给你我一个机会。”明楼揽着王天风的肩膀将人圈进怀里,王天风没有挣扎,还把下颌抵在明楼的肩膀,像是等着一场好戏的开演。

“我再也不会放开你了!这是你招惹我的代价,你要用一辈子来还。”

“不管这种感情在别人看来是多么的不堪,我都不在意了。”

前半生家国天下。

“后半生,我想留给自己。”

 ……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明楼将手中的枪抵在王天风的腰上,温声细语像是说之前的情话一样,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他依旧有着高级特工的那种敏锐,他知道王天风的那些小动作,家附近的巡警队、宵禁的顺利出行、经济部的任职,还有那些看不见的暗处。既然如此,他明楼借力打力就是了。

不过这问题实在是宽泛,像试探又似撩拨,王天风偏过头对上明楼的眼睛,神情如浅淡春水,语气魅惑迷人:“什么时候发现爱上你么?第一眼……见到你的第一眼,便叫我爱慕难舍,所以是你先招惹了我。现在你自投罗网,可不许后悔,我也不会再给你机会逃避。你喝过我的茶,就是我的人了!”修长的手指从明楼的腰腹一路滑上去,搂过明楼的脖颈覆上了温软的唇。

他生涩地舔吮着明楼薄薄的唇,毫无技巧可言却胜在情真意切,明楼被挑逗得血气上涌,按住他的后脑夺走了这个吻的主动权,灵活地绕弄勾缠不给对方一丝喘息的机会,直到王天风难耐地挣扎才结束了这个缠绵的吻。

“连接吻都不会,还是你做我的人吧,”看着软在自己怀中喘息的人,杏脸桃腮、娇柔柳腰,真是好看的紧,“宵禁了,王处长收留一晚吧。”

王天风白了一眼明楼,走回卧室抱出一套被褥:“我睡沙发你睡床。”

明楼按住王天风的手,摆出轻薄纨绔的模样:“一起睡床嘛,你怎么跟个大姑娘似的。”

“明楼,我之前怎么没发现你这张无赖嘴脸啊,你睡沙发我睡床,没得商量,晚安,好梦。”将明楼锁在卧室门外,王天风从腰后拿出接吻时从明楼手里顺回来的枪,掂在手中自说自话:“到了我手里,看你还能翻出多大的浪来。”

他想起那一年陈公给了他一份资料,让他排查来到台湾的学者,分辨出其中的可疑人员,他在那堆资料里第一次看到了明楼,照片上的人有温和却坚定的眉眼,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那时的台湾已经是各方势力的角斗场,退守到此的政府急于稳定各派系的纷争。即使是地位最稳的陈公也要积极争取有利的人或事。而明楼,这个明氏的大少爷、留法的经济学者在上海时便在经济上起着不小的导向作用,如今台湾亟需发展经济,将他归到自己麾下,就算只是摆个立场,也是稳固自身地位的一步好棋。

当视他如子的老长官把拉拢明楼的计划告诉自己的时候,王天风呆坐了许久才点头同意,陈公再三确认了他的意愿,然后默默地叹气。

以情为饵,最好的方法就是真的喜欢上目标,否则眼睛里的丝毫波动都会把自己出卖。王天风不敢说自己对明楼一见钟情,可现在他是真的喜欢他,这样优秀的人物很难让人不喜欢,陈公终究还是心疼他的。

利用明楼是真的,派系斗争是真的,他要把自己送上明楼的床是真的,他想得到明楼的爱也是真的,一切都是真的,不过各取所需罢了。

一张精心编制的网,谁也别想逃脱。

王天风心情复杂地打开房门,看到明楼料定了他会这么做一般端坐在沙发上看向这边:“王处长后悔了?”

“少废话,想睡床就进来。敢碰我一下,马上掰断你的手。”

明楼看着如玉莹莹的小圆脸上有忍不住的笑意,自己也跟着笑起来,几番波折他知道自己是真的爱面前这个人,不论立场如何。

“我知道你舍不得。”

“别碰我!”


 
标签: 双毒 楼风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6)
©Hey~ayi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