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y~ayisa

演悲欢离合,当代岂无前代事
观抑扬褒贬,座中常有剧中人

君为袖手旁观客,我亦逢场作戏人


~only双毒~目前周更~不弃坑~

【双毒】扇底 五十六

民国AU,BE~~~ 


非主演专场~~~

影帝们开心就好~~~~

最近忙到神经错乱,扑街!

------------------------------------

    扇底   五十六

白昼一日长过一日,此时染着酡红的太阳像一个因醉酒迷失方向的男人,沉沉的趴在秦淮河沿上,把河水泡得暖暖的,任晚风怎么推,都不愿挪上半分毫。

天光散不尽,街市上的店家也不愿上板歇业,指望着和收工回来的人们再成交几笔小买卖。大工厂倒是不差这一时半会,办公室里的挂钟铛铛的撞击出六声,经理便急匆匆的按响了下班的电铃。

平时的话会磨蹭上几分钟,可是昨晚经理的小女儿生病了,早晨出门的时候还烧的厉害,他有些担心,想着早点回去,因此一边收拾皮包一边嘱咐副手拉电闸的事,迈出门的时候忙中生乱,迎面和人撞了满怀。

“诚爷……不好意思。”

被撞得趔趄得到人一如既往的随和,只是摆摆手,叫人不要在意,温和的问对方这么着急做什么。经理心里暗道了声菩萨保佑,还好不是明家的那尊大佛,不然那位最近跟吃了火炭一样的脾气,肯定没有好果子吃,不过明诚就没那么让人畏惧,所以也没有才撞人时那么慌张,和明诚说了家里的事由,便被放走了。

看着经理一溜烟似的跑出工厂的大门,明诚这才从袖口里拿出工厂仓库的钥匙。

每间工厂的钥匙只有各位经理和明楼才有,就算是明诚也是要明楼同意才能拿到钥匙,而手中这一串,当然还要感谢那匆忙的相撞!

他躲过放工回家的人群,目的明确的逆向而去,打开最里面放置新品的实验室,轻车熟路的用他自己配置的替代品换下第二排其中一个喷瓶。

第二排的香水,永远只有五瓶,每一瓶都有它明确的去向。

而今天这一瓶,自然地,没有报备。

“我以为你今天不来了,还说这戏听得没意思,想早点回去呢。”

明诚直接推开了包厢的门,和早已经等在这的人隔着一张小圆几坐下,随意朝下面看了一眼,一则《叫画》正到妙处。

湖广会馆自从出了寇荣的命案,人气减了不少,老板花了大价钱从外面请了名角儿来,连着演了几十场才把声势给救回来。今天虽说不是名角儿,但也算是上乘,想来是听戏的人心境不佳,才觉得这戏无趣罢了。

“我走到半路忽然想起你说香水快用完了,所以绕去给你拿了这个,”他把东西轻轻的放在小圆几上,连个声响都没磕出来,看起来小心翼翼,可实际上胆子大得很。一双眼微眯着只往台上瞧,闲话一般的问到,“也没过多久,怎么就用完了呢?”

“那个……摔破了,”细长的眼梢尾淡淡瞥着明诚摆弄喷瓶的手指,用同样淡淡的语气说,之后便不再言语,懒洋洋的挥手支开伺候一旁的丫鬟,并在楼下的一片叫好声中,拿出精致的烟盒,抽出一根衔在嘴里。

宽敞的包厢里没有多余的人在,这让两人都自在了一些,明诚掏出打火机帮汪曼春把烟点着,眉头很深的皱了一下,嘴角跟着动了动,可到底也没有说话,只透过燃起的缥缈青晕里看那寂落的面颊。

夹住香烟的手指细长,修饰得宜的指甲涂成朱红,和唇上的膏脂一样明艳的颜色。她很少在人前抽烟,尤其是在明楼面前,她提心吊胆的努力维持着自己柔弱怜人的形象,把一切她能呈现出的美好展示给明楼,可最近,她精心描画的皮囊开始崩裂了。

“你还能来,我很惊讶。我以为你被明楼发现了,会收敛一点……”汪曼春徐徐的吐掉胸腔里的烟气,又用持烟的手在香水上按了一下,细密的水雾在灯光里有瞬间的霓虹,掺杂着烟气的苦和香气的甜,令人晕眩。恍惚间,她似乎看到了明楼漠然审视的眼神,如同沙漠里的炙烤,让她痛不欲生。

决意要除掉王天风之后,她就想好了让明楼原谅她的方法,她知道这件事瞒不过明楼,而明楼也不会像以往那些事一样当做什么叶没发生过。不过,她还是选择做下去,因为……不想被抛弃第二次!而且,她还愿意相信,她的明楼是爱她的。

可是……她被那个人抱在怀里,一点暖意也感受不到,轻若流云的一句话更是让她如坠冰窟,“曼春,你现在的样子,让我看着真是心痛!”

是谁让她变成这个样子的呢?改变的又何止只有她汪曼春呢!

“我们的合作还没结束呢,我当然会来。”

“你不怕明楼?”

“我怕,所以我来找你。”明诚伸手截过那支燃到一半的烟,拿到眼前看它明明灭灭的暗火,忽然眉头锁紧,仿佛眼里所见的是什么且厌且惧的东西,“你一定知道梁仲春来金陵是为了什么。”

汪曼春还保持着夹烟的手势,顺着明诚的话陷入沉吟思索,“我听叔叔说了,我想这面粉厂就是你上次说到的,明楼准备给那个小倌洗脱身份的跳板。没想到会这么快,一间工厂说建就建,完全不是他的风格。怎么,你着急了?”

被戳中心思的人尴尬的假笑一声,泄了力气靠在圈椅里,雕花的木板硌得后背生疼,疼得说话都成了气音,又轻又低,“我不急,是大哥太急了,他怕时间拖得久了,见过王天风的人太多,之后的事就不好做了……”

香烟被捻灭在烟缸里,两人再一次把目光放在前方,舞台上正收拾着戏迷们扔上去的银钱首饰,明诚想起进来时门口满摆着的花篮,当时还对这阵仗疑惑,现下看来已经明白了八九分,“这个人……”他没有说下去,留了上扬的尾音给汪曼春。

“被荣家的老大看上了,起初说是断然拒绝了荣升的示好,那位荣少爷也不急,凡是有这位的戏就请来一堆人捧场,花篮流水似的送,银子可着劲儿的砸,这几日也见松动了……我也是好奇什么样的人物能入得了那个顽固派的眼,所以才选了今天约你来。”

“你什么时候也开始好奇这些花边新闻了?”

“你当我愿意知道这些!是家里那群长舌妇故意说给我听,等着看我笑话的。不过我倒是佩服明楼,护宝贝似的护着那个人,除了些捕风捉影的,其他什么也没有。我派出去那么多人,除了在苏州的时候见过王天风,那还是你给了他出逃的路线才找到的。在这金陵城里就没人能说出他长什么样子!这要我怎么办!”捏住香水瓶的手指失血的发白,用力到似乎下一秒玻璃碎片就可以刺破掌心,她猛地转头盯向明诚,说出疑惑很久是问题,“你为什么不帮我杀了他?你们接触多次,你一定有更好的办法杀了他!为什么!”

像是预先知道她会提到这个,明诚连头都没抬,从容不迫的端起茶碗,凑到鼻尖嗅着水漉漉的茶香,“我当时就不同意除掉王天风!那孩子可是有主的人,你知道我说的不只是指我大哥。”

“戴老板……我以为……”

“戴老狐狸好不容易找到个人可以吊住我大哥,怎么可能让人轻易动了,还好大姐的计划和我们撞到一起,显得我们也没那么突兀,否则大哥那关真是不好混过去。”明诚四下看了看,见众人都关注着舞台上,并没人向这边看过来,轻拍了冰冷的指尖算作安抚。

用自己的掌心温暖对方,用对方的指尖冷静自己,“我到今天这个位置,付出了多少辛苦、多少血汗,只有我自己知道。明家讲仁义,仁义到我都要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忘记了明家虽然不做狡兔死走狗烹的勾当,但也并非不会对自己人玩弄权术!”他垂着头,大半的脸掩藏进阴影里,只能凭借并不平缓的呼吸,感受到那份暗涌般的情绪,“他想给了那孩子一个新身份,可他是以什么身份出现在众人面前!第一个给他的是面粉厂,第二个呢?第三个呢?大哥这么做,明面上是讨好王天风,暗地里何尝不是在分我的权!”

“原来师哥也有忌惮的人呢……”汪曼春嘴角扬起来,可眼睛一点灵活气息也没有,木然的从明诚那里抽出手来,顺便将香水收到手包里,“所以你今天来,是想到更好的办法了吗?”

“你是要大哥的爱,还是明家大少奶奶的身份?”

“什么意思?”汪曼春的心明显的跳动,几近抽搐的癫狂,为追寻目标的喜,也为过往的悲,“明镜说过,她不会让明楼娶我,除非……”

“可现在,大哥只能娶你不是吗?”明诚的目光很坚定,像是已然认定了这个结果,“我是明家的仆人没错,可明家只需要一个明诚就够了!同样的,明家只会有一位大少奶奶,只要你舍弃不属于你的东西……你应该清楚,大哥他,不会爱上任何人的!”

汪曼春也许可以拿出很多证据来反驳明诚的这句话,可是她没有,只是在长久的沉默后,怅然的请求,“帮我……”

四目终于相对,又很快淹没在散场喧闹锣鼓声中。

卸好妆的人从后院穿过,被等在那的人接走,很快消失在黑暗里。

这暗夜笼罩下,每个人都有自己所求,有的可以轻而易举的拥有,有的则需要付出代价,而最惨烈的,莫过于出卖自己的灵魂。


----------------------------

抽奖在18号哦~~~~

话说,提议抽奖后被取关的人是不是只有我?

我的礼物是有多不靠谱??

怀疑人生……

 
标签: 双毒 楼风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22)
©Hey~ayi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