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y~ayisa

演悲欢离合,当代岂无前代事
观抑扬褒贬,座中常有剧中人

君为袖手旁观客,我亦逢场作戏人


~only双毒~目前周更~不弃坑~

【双毒】扇底 四十七

民国AU~~BE~~~

隔日更新

这一章有一个很重要的主题

总结为:唉~~你们自己看吧~~

------------------------------------

扇底  四十七

小路不远坐落着的西洋建筑,红砖垒砌,白色尖顶上立着十字,五彩玻璃的窗扇里扬出柔缓庄丽的乐曲。有裹着雪色绸缎的秀丽女子挽着身着西装的男子立在门前的石阶上,一撮人围着他们嬉闹,乱糟糟的似在找寻站立的位置,最后还是在摄影师的指挥下,留下了这喜悦的一幕。

新娘手中的玫瑰浓艳的绽放着,在阳光下闪烁露水的微茫,终是抵不过镜头成像里两位主角嘴角噙着的笑纹。他们刚经过一场庄严的仪式,在神的面前宣读誓言,用约指圈系,订立相守终身的契约。

一辆车就停在路边,有春和暖风在摇下来的车窗间梭巡,明楼随手将燃尽的烟蒂弹出去,凑到王天风的耳后吐掉含着的烟气。趴在窗边的人被打扰到,不自在的用肩膀蹭了蹭耳朵,声音懒洋洋的像只在阳光下晒舒服了的猫儿,“别闹。”

丝缕青烟被风一带,顷刻便散尽,露出一只红到透明的耳朵,用唇碰触果然热烫,明楼忍不住又去吻王天风颈侧的嫩肉,酥痒撩得人急急地缩进领子里躲避,“别闹……被人看到!”

这条路算得上僻静,又是正午,鲜有行人。可明楼听到王天风的话却还是僵住了动作,被眼前的喧闹景象一衬,心内越发浸出酸楚,连新娘礼服的光泽都能刺痛眼睛。王天风见明楼没有回应,转头换了轻松的话题,“饿了吧?都怪我嚷着要看这个,咱们这就去吃饭。”

他们一上午逛了几家成衣店,明楼挑时兴的款式,里里外外的给王天风置办了好几套。王天风身上穿着的几件都是明诚按着家里小少爷常穿的样式买的,王天风穿上虽然也好看,不过明楼总觉得不是特别中意,所以今天看到合适的便买了许多,本来还想再去别家挑些,王天风也不明着制止,只扯谎说饿了,这才让明楼掉转方向,带着他去找一家本地出名的小吃,却不想在这里遇见了场新式婚礼。

本以为是一走一过的风景,是明楼自己把车停下的,王天风就顺着意看了一阵,这会儿听着倒像是他误了事,惹了明楼似的。他如此讨乖,明楼便也把那点扰人的情绪拨散开,却还是在车行出去一段路之后,装作不经意的问身边的人,“按理说,你也到可以成家的年纪了。”

正摆弄着袖口的人显然一怔,瞳仁里是毫无掩饰的震惊,颤动的嘴角由羞恼变成怒气,克制不住的骂一句,“混蛋!”他自己鼓着气瞪着窗外看了一阵,才叹息似的嘟囔,“我这辈子,是和那玩意儿没缘分了。”

“当真不想?”

王天风又思量了片刻,斜蔑着眼用一种调笑的口吻对明楼问道,“怎么?大少爷是想赎我出红袖招?”他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单是那明镜一关就过不得,她可以纵容明楼出入烟花巷已是违背祖训,断然不会允许他再赎人出来。而且,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王天风转了转宝石袖扣,哂笑自己都没个卖身契,又何来赎身一说。

不曾想明楼一脚刹车点在那,认真答道,“戴老狐狸出的价,我给不起。要不你拿出点体己,贴补贴补我?”明楼也不是没动过赎王天风出来的心思,只是扳倒了寇家,如今新的计划实施在即,觉着把人留在红袖招,反而是上佳的选择。

“我那点钱都给我师父师哥带走了,我现在连个铜板都拿不出,就指着大少爷养着呢!”

提到逃走的这件事,明楼佯装恼火,咬牙切齿的狠掐了一把王天风的脸颊,“这么不听话的人,我才不养呢!”说罢从掐出来的红印子一路摸到后颈上新修的发茬,体会那刺痒滋味从手心钻进心窝的同时,也不忘言语戏弄,“等回去,我就让阿诚和你干娘说,不包你了。”

那人也不知是真信了这番话,还是故意要惹人生气,闻言竟是失落的跌进座椅里,垂眼掰弄起手指,语气蔫蔫的听起来很是可怜,“唉……没了大少爷护着,红袖招也不能白养着我,我又比那些姑娘吃得多,说不定每天给我招十个八个的客人……”

果不其然,王天风被捏着后颈提到明楼的面前,明楼压住立刻把人生吞活剥的冲动,极力化成了一声笑,“十个八个?你把红袖招当成下面的南风馆了?人家那可都是十三四的小童,你到那可就不抢手了。”

“万一那群人也想当一把权势无双的明家大少呢!”王天风一只手虚搭在明楼的胸前,把明楼脸上隐退的笑意渡到自己的嘴角,“你怎么知道南风馆没有十七八的?平日里没少去过吧!”

明楼依旧冷着脸,可手已经和胸前的那只缠握在一起,“你不担心自己的处境,还有心思管我这个。”

“我有什么可担心的,红袖招怎么也会给我留口吃的,不会看着我饿死的。”

话题既然拐到这,明楼就也顺着说下去,虽然想想下午约好的事情,此时说这个真是不太合适,可等下次不突兀的提起,又不知要过多久,“我看红袖招不止是给你留了口吃的,你动了什么手脚,能把它变成留给你干娘的挡箭牌?”

 挡箭牌?王天风抿了抿嘴,一派坦然不见丝毫慌张,“就知道瞒不过你,不过现在还不是和你坦白的时候,”他对上明楼的眼睛,缓缓的舒着气,又似乎用了很大的决心,才再一次的开口,“我想要红袖招,你帮帮我。”

明楼也不问原由,直接应承下来,“好,你想要的,都给你。不过我也有一件事求你。”

“真是无奸不商,就知道你肯定没表面上答应的这么痛快,能和我这件对等的,肯定是大事,我得问明白了仔细想想,才能应。”王天风推开明楼,窝回到座位里,他清楚无论是什么事,再难再险,他都会答应,只要是明楼,就可以。

只是他万没想到,明楼开口的时候,真的让他惊到不知所措。

吃过饭,两个人驱车来到新租界的一间钟表铺,店面不大,一楼的墙壁上挂着琳琅满目的时钟,除了一个每到整点会有小鸟跳出来咕咕叫的让王天风感到新奇,其他的倒也没瞧不出有什么特别。

店主是一个微微发福的外国人,王天风对于这些毛发旺盛的面孔很难猜出年纪,不过他看起来和明楼很熟,两个人从进门的热烈拥抱开始已经攀谈了好一阵,他们用的外国语言轻柔动听,虽然不明白内容,光是明楼沉缓的嗓音便足以让人把这对话当做诗歌来欣赏。

他们谈话途中,明楼时不时的会瞄一眼这边盯着小学徒打磨零件的王天风,偶尔被发现了,两个人就相对着笑一下,谈到后来店主便和明楼一齐看向王天风,又是点头又是摇头,让人不明所以。

“天风,过来。”明楼招手把人叫过来,跟着看起来很苦恼的店主一同上了二楼。

二楼和楼下的店面比起来宽敞不少,许是没有过多摆设的缘故,装饰也讲究很多,看样子是特设的雅间。明楼带着王天风坐到正中的沙发上,不一会店主就捧着几个红丝绒的盒子坐过来,一边打开盒子,一边和明楼讲着什么。

每一个盒子里都是一块做工精良的腕表,不论它们的外壳华丽还是朴素,内里的机芯都是手工制造的舶来品,一样的价值不菲,明楼在其中挑挑拣拣,想着王天风的个性,也不想用太过张扬的款式,也不问那人的想法,最后择了一只样式普通,但是用料和做工都十分讲究的,套在王天风的手腕上。

“还是太瘦,这要拆掉好几节链子才能适合戴呢。”明楼比着表带的长度,自言自语着褪下腕表交到店主的手里,絮絮叨叨的交代了好些话,店主才收起其他落选的下楼去了。

等楼梯上再看不到那个胖乎乎的背影,王天风才明知故问到,“是送给我的?”

“当然是给你的,有只手表你做什么也方便,上次去给我熬药还要拿着个小座钟去厨房看时间。”

“可你都没问我的意见,万一我喜欢的是镶满钻石的那个呢?”

“我送你东西自然是由我来挑,等哪天……你真的喜欢镶钻石的那只?”

那突然不自信的神情让王天风忍笑到发抖,“嗯,我喜欢,你快去换了来。”他一笑,明楼便明白这是在故意戏弄他,见楼梯那还没有动静,乘人不备伸手在人大腿内侧暗搓搓的摸了一把,“小东西,不许笑。”

“连这笑不笑的都要管,你累不累?”

明楼想说累,可是累得值,却被传过来的咚咚脚步声打断了,他起身接过艳红的丝绒盒子,又交代了些话,店主眯着宝石蓝的眼睛对王天风说了几句,便把二楼留给了他们两个人。

“他和我说了什么?”王天风听不懂最后的那些道别,只好向明楼询问,可那人握着腕表的盒子,表情倏然凝重起来,像是真的在烦恼选错了礼物,王天风赶忙解释刚才的玩笑,“你不会当真了!我也是最喜欢这只的,你……”

“天风!”

明楼就毫无预兆的单膝跪在王天风的面前,吓得他懵在当场,张开的嘴动了动发不出任何声音。

“王天风,你愿意做明楼生命中的伴侣和唯一的爱人吗?”

 
标签: 双毒 楼风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0)
热度(30)
©Hey~ayi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