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y~ayisa

演悲欢离合,当代岂无前代事
观抑扬褒贬,座中常有剧中人

君为袖手旁观客,我亦逢场作戏人


~only双毒~目前周更~不弃坑~

[双毒]A Single Man 03

写在前面:谈恋爱嘛~还是要有人主动一点,卖乖讨巧什么的,都是真真假假的,谁说的清呢。

03
    1950年2月15日    星期三    小雨转多云 
连日的雨天,只能一直闷在家里。
前几日梁家和曼春都送来过春节的礼品,又都邀请我去一同过节,虽然平日交好,但是春节自然是不好叨扰人家团聚,我便都一一拒绝了。去年的春节刚到台北过得很是混乱,不提也摆。只是想起往年在上海时,家里大姐和小弟都在,再看如今的形单影只,真真是体味了一回“当时只道是寻常”。
上午的时候有巡警在周围走动,还不时地朝这边张望。看着那军装,不知怎地就想起了王天风,那日谈到一半他就送陈公离开了,之后就再不曾见过,他离开的匆忙,都来不及留下联系的方式,如今才发现无处寻觅,实在是遗憾。
希望明天雨能停,好出去走走。

                                    
连续的雨天终于在这个午后有了点停止的苗头,趁着雨势渐小明楼穿戴整齐准备出门四处转转,被大雨封在家里好几日,人都要发霉了。
明天就是除夕,加上雨水冲刷得道路泥泞难行,街上几乎没有什么行人,沿街的小店倒是有几家还开着,明楼撑着伞站在一家门口看着操着上海口音的老板娘给他打包一份生煎,一个个圆圆的小包子煎得金黄酥脆,撒着细碎的香葱和芝麻,将家乡的风味接过手来,聊以慰藉离乡的愁绪。
嘀!嘀!
身后短促的车喇叭声响起,回头便看到车窗里探出头的人眉眼弯弯带着偶遇的惊喜。
“明教授,这么巧。”
王天风开着一辆军用的小吉普,想是车开得太快的缘故,车身迸溅得满是泥点。临近年尾正是他忙碌的时候,不过面容上倒是看不出有什么疲惫,眼睛甚至比他们第一次见到时还要明亮。明楼昨日才想到过他,今天就能相遇心内自然欣喜,“王秘书,许久不见,近来可好?”
天公不作美,刚刚还淅淅沥沥的雨点骤然就变得细密起来,王天风抬头看了一眼灰蒙蒙的天空,对和他做同样动作的明楼说:“看起来只会越下越大了,去哪?我送您吧。”明楼径直走到车前,那样爱干净的一个人竟然没注意到脚下的水洼。“你这是要去哪?如果不顺路不用特意送我的。”
王天风早就从里面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招手让明楼上车,明楼也就顺势坐到了王天风身边,一边卷好雨伞,一边看着旁边的人觉得他又瘦了一些。
王天风看着前路眉梢眼角都是收不住的笑意,语气更是欢脱:“顺路,我从今天下午开始休假,去哪都顺路。您说是不是很巧?”说着递过去一个俏生生的眼风询问明楼的看法,明楼被那这个眼风迷了眼、怔了心,平日里一条如簧巧舌竟然忘了回答。
看着明楼微蹙的眉头,王天风以为是自己的过分活跃让看起来端正优雅的教授难以接受,便知趣地闭了嘴,专心去开车。
两个人尴尬地沉默了一会,明楼突然想到他还没告诉王天风他要去哪里,可王天风走的这条路确实是回他家的必经之路。“你知道我家住在哪?”王天风只嗯了一声也不做解释,明楼想他知道也不奇怪,作为陈公的秘书想知道他住在哪真是轻而易举,本想揶揄王天风几句想想又作罢,只是掂了掂手中的油纸袋:“生煎包,要吃吗?”王天风快速地瞄了一眼,撇了撇嘴:“开车呢,想吃倒挣不开手。”眼珠一转又换上戏弄的表情,软着声调对明楼说:“要不你喂我?”
“好!”明楼应着声便拿出一个小包子送到王天风嘴边,王天风不成想看起来沉稳谦和的明楼真的会做这样暧昧的举动,戏弄人家不成反倒是把自己弄慌了神,看着眼前的包子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瞪着眼、耳尖憋得红红的,活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
明楼觉得有趣就是不收回手,还把包子往前凑了凑催促着王天风赶紧吃,王天风知道是躲不过了,心一横一口把包子吞到嘴里,鼓着腮帮把生煎咬得咔哧咔哧响,又可怜地被内馅烫得跺了一下脚。
明楼看着王天风的吃相突然就绷不住地笑出了声,换来王天风恶狠狠的一个白眼,明楼对这人如此的天真姿态觉得不可思议,掏出手绢大着胆子地去擦他柔软的唇,车内的气氛就一发不可收拾地暧昧起来。
这种湿黏的气息直到车停在上山的台阶前,才被打开车门灌进来的凉风终止,王天风指着半山腰的位置问明楼:“用我送你上去吗?”其实不用明楼邀请,王天风已然拿到了后座上的披风,厚实的披风帽将他兜在里面,看不清面容。
“和我一起上去吧,喝杯茶,谢你送我回来。”
雨势真的如二人所料的猛烈起来,两个人一路无话地快步走到明楼独居的小院落门前,正巧一队巡警就走过来,王天风站到明楼的雨伞下将披风帽掀开露出面容,为首的队长看到是他就停了脚步,恭敬地叫了一声“王处长”。王天风闻言笑了笑,神色冷淡中透着傲气:“赵队长这一声叫得为时过早,连个准信也没有呢,还是叫我王秘书吧!”
巡警的队长闻言附和着笑,谨慎地回:“王秘书也是太小心了。这事没有十分准也有八分准的,提前祝贺王秘书高升。”言罢又有意地拿眼去瞄明楼,王天风清了清嗓子为他介绍:“这是明教授,雨天路难行,我奉陈公的命令送他回家。”赵队长又看了明楼两眼,和王天风扯了几句年下的客套话,便接着带弟兄们去巡视了。
不过三两分钟的一场偶然,却让明楼不自觉地攥紧了持伞的手。
“你,今天是特意来找我的么?”明楼看着一队人走远的背影用肯定的语气说出一个疑问句。被识破了王天风也不遮掩,整理好披风从衣兜里拿出一张名帖递给明楼:“年根下,他们为了邀功请赏、得点油水,胡乱抓了不少人,我听说这几天一直在这附近转悠,估计是想寻点事由敲你们这些多金又怕事的富人们一笔。”
明楼接过名帖拦着王天风戴帽子的手,心中暖意翻涌。“所以你怕我应付不了?替我把他们应付走了?”王天风拍开明楼的手,眨了眨眼:“和你顺路是真的,因为我就是来找你的,我今天下午放假却是假的,我生怕来不及,抽了点时间急忙跑过来。不过看到你竟然在街边买东西吃,觉得自己真是自作多情,白紧张了。这上面有我的地址和办公室的电话,有事就找我。”说完又故意板着脸戴好披风帽,甩了一句“没事也可以找我”,脚步轻快地消失在雨帘中。
明楼将名帖小心地收进怀里,拧着门锁嘀咕着:“哪有自作多情,我昨天还想过你!”

 
标签: 双毒 楼风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20)
©Hey~ayi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