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y~ayisa

演悲欢离合,当代岂无前代事
观抑扬褒贬,座中常有剧中人

君为袖手旁观客,我亦逢场作戏人


~only双毒~目前周更~不弃坑~

[双毒]A Single Man 02

写在前面:总是写年纪小的王天风和成熟些的明教授,这一篇也是有十几岁的年龄差,可能小一点更可爱~更有欺骗性吧-.-

02
1949年12月28日   星期三  小雨转阴  微风
许是要到新年的缘故,聚会日渐频繁了起来。
在上海时候也常参加些酒会,多是交际应酬,难有令人欢喜之感。如今无需为明氏奔走,我也就随性起来,很少再参与其中,只是有些邀请确实不能拒绝。其实朋友相聚多是吃吃喝喝、谈些笑话,也是热闹。可我独身而居,每每热闹过后回到家里,难免更显寂寞。
这一年总是神思倦怠,我私心把这种感觉比喻为拉扯到极致的皮筋松懈后的状态,还有就是对这座岛屿仍旧没有心灵上的归属感,客居客居,以客自居。
不过今晚倒是不同,心里并没有太多欢聚后的孤独感受,可能是因为遇到了有趣的人。以后真应该多去参加点这样的聚会!
落笔的现下,我竟是有点想他。

其实不论世道如何,对上层社会的波及影响总是最小的,就像现在留声机里放着音乐,众人有的谈笑、有的舞蹈,没有谁会在意这是戒严令下的台北,进入紧急备战状态下的台湾。                                         
“明楼,那边的那位将军是谁啊?”梁仲春用酒杯掩着脸孔瞄向另一边和汪芙蕖坐在一起的军人,手肘戳了一下身边的明楼。不喜交际的明楼正在低头看着手里泛着琥珀光泽的香槟,闻言只是顺着方向抬了下眼,了然地开口:“是陈公啦,把台湾作为大后方的前期建设就是他主持的,总统都对他极为礼遇,和我们老师是同乡,两个人私交甚好,老师的职务就是他极力举荐的。你平时也看看时报,别总是陷在死书本里”。
梁仲春想着他连这么有名的大人物也不认识,讪讪地拿手里的酒杯去碰明楼的:“我啊,还是勿谈国事,再说那些时报看不看的有什么用。”明楼听到后半句下意识地去按梁仲春的手,眼神闪烁地去盯梁仲春,压低了声音截他的话:“才说了勿谈国事,你那条腿是不疼了怎么的?”
梁仲春拍了拍自己那条被打断的腿,苦笑着吞尽杯中酒,拄着拐棍又起身去拿酒喝。明楼知道他心里不舒服,因此也不跟过去,觉得让他单独待一会也好,自己则坐在沙发上无意识地向汪芙蕖的方向看过去,正巧对上汪芙蕖的目光,对方便招手叫他过去,而汪芙蕖身旁的陈公正回过头隔着沙发靠背和一个年轻的军官交待着什么,那军官弯下身附耳细听,面容被遮挡住,身形虽然纤瘦却能从肢体的线条看出隐藏在军装下的矫健有力,是个不可小觑的武官。
明楼不知道为什么会特别在意这个身影,只是心里的一个小小跳动驱使着他移不开眼,不断的目光巡梭像是要将那身形印在脑海里一般。而那人在明楼走近的时候适时地抬起了头,立刻便捕获了他这个生面孔!一双桃花眼对上明楼的目光机敏又快速地将他扫视了一遍,随即展露出礼貌的笑容转身离开。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眼睑是如水波样的流线形,微挑的眼尾染着淡淡的桃花色,漆黑的瞳仁异常明亮,眼波流转透出一丝狡黠又流露一点天真,引人追寻、诱人探索。
可是明楼还没来得及去回味那双眼睛便被汪芙蕖拉过来介绍给了陈公,一番交谈之后陈公对他极为赏识,让他安心地做学问,言辞里有意地透露出无论政策如何校园都会是那方净土,这是说给读书人的定心丸。
其实时局依旧动荡,高压的政策下人人自危,而政府最怕的就是文人的那张嘴,可台湾的民风尚未开化,他们又不得不极力挽留安抚这群文人。奈何明楼心已倦了,并不想太露锋芒,只是平淡却诚意十足地表达了安心治学的态度,又闲聊了些趣事,就起身退离把时间又留给了二人。
这一段交谈并没有让明楼感到心安,反而觉得胸口发闷,没来由的烦躁。换了一杯酒看向窗外,从清晨落下的小雨终于停了下来,又环视了一圈令人麻痹的歌舞升平,决定出去透口气。
不想阳台已经有人在那里,那人正伸出手小孩子一般地去接从屋檐滴落的雨水,他听到阳台拉门被推开的声响回头来看,不似刚才的机警,甚至有点被窥探到秘密的羞赧,一瓶橘子水在被严肃整齐的军装包裹的他手里显得很是突兀,不过和他那张线条柔和的小圆脸倒是相配,令他军人的英武之中竟然还透出点稚气。
明楼和他眼神示意之后便站到另一旁,也可以说是有意的躲避,那人的眼睛太亮,晃得他封闭已久的心和心里的那个秘密都按耐不住地跳起来。
两个人沉默地站在阳台的两端,那小圆脸偷偷拿眼去瞄另一边的明楼,小小地抿了一口橘子水,握着水瓶的小指摩挲着润湿的下唇,低垂下眉眼溜溜地转动,最后打定了什么主意似的朝明楼走过去,用听起来让人倍觉清爽的声音试探着说:“里面真是很闷呢。”
靠得近了,明楼才看清那双漆黑的瞳仁竟然是清澈见底,水波潋滟中一点不安的神情勾起人想要去保护的冲动。“是啊,雨天本来就很闷,里面人又很多。不过聚会嘛人多才热闹。”
“可你并不像是爱凑热闹的人。”桃花色的眼尾和上扬的嘴角都有着媚人的笑意,似乎已经看透了明楼那颗正悸动的心。其实不需要任何言语来告知,他已然读懂了明楼的眼神。
流落出情感的眼神比刻意了腔调的话语更让人觉得诚实。
“我叫王天风”。
“明楼”。
橘子水和红酒相碰,这是一场甜蜜又令人迷醉的相遇。

 
标签: 双毒 楼风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16)
©Hey~ayi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