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y~ayisa

演悲欢离合,当代岂无前代事
观抑扬褒贬,座中常有剧中人

君为袖手旁观客,我亦逢场作戏人


~only双毒~目前周更~不弃坑~

Void ( #4)

人工智能AU,ooc预警吧~~~~

#4

城市的机器人保护局楼层不高,占地却是很大,在寸土寸金、摩天大厦林立的今日实属罕见。它的外立面没有科技时代特有的冰冷感觉,绿植覆盖率很高,和周遭的其他建筑比起来,像沙漠中的绿洲一样。

“被抛弃和遭受虐待的人形机器人会被保护局接回来住在这里,所以这些植物和建筑都是特批的。”看着苏醒后第一次出门的青年闪着光芒询问的眼睛,明楼随意的解释到,他搂着对方的腰把人带进楼里,让他小半个身子靠着自己的臂膀,算是安抚。

新生的机器人都要在两周内接受例行检查,看得出来,怀里的人有点紧张。

“嗨!小家伙,好久不见。”

接到消息的梁仲春和明诚,一前一后的向这边走过来,用一种好奇的眼光打量着两个人。

“您好,梁局长。明先生为我取了名字,叫小风。”

“小风啊……”梁仲春意味不明的眯起眼睛瞟着明楼,微微探头到青年的耳畔,感到对方明显僵硬的身体,心领神会般问到,“过得怎么样?有没有被这个变态大叔虐待?今天只是例行性检查,不要怕,也不要担心哦。”

在梁仲春贴上去的时候,明诚就察觉到大哥的脸色不算明显的暗下来,他不想节外生枝,便拿着档案夹上前按着程序询问有了新名字的人,“自选项目要做哪些?咨询要不要选?”

“那个应该没必要吧……”

没等说完,梁仲春又指着明楼对青年插嘴道,“什么私密的问题都可以咨询哦,如果你因为这家伙霸王硬上弓而烦恼的话,也是可以……”

“喂!这里还有女性在!”明楼终于是忍无可忍的发话了,不甚明朗地朝梁仲春身后看过去,众人随着那目光回过身,见到几个工作人员从走廊的那一边走过来,边走还边挥手,“明长官,好久不见!”

“我已经不是这里的长官了,你们看起来过得不错……”

即使离开保护局很多年,明楼受欢迎的程度还是一点没减弱,几个曾经的同僚围着明楼寒暄,你一言我一语,把还在因为私密问题而走神的青年挤到了人群外,他在外围看着那挺拔立于中心的人,那人像一颗宝石,无论在何处都是夺人眼球的。

而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明楼身上的时候,明诚却是看着那个青年的,他深深地注视着那人的一举一动,甚至没放过他眼神里细微的变化,只觉得那双眼睛里满是依赖和仰望,如同朝圣的信徒,明诚没再看下去,而是上前叫回那束目光,“我领你过去吧。”

对方点点头,很听话的跟着明诚走,只是走得很慢,时不时的还要回头瞥上一眼,他似乎在等着什么,又不好意思开口……好在他观望的人并没有令他失望,从纷扰的社交里回过神,淡然却不容置疑的和他对视,“跟着阿诚去吧,我在大厅里等你结束。”

青年的脸几乎是瞬间舒展开,明诚感到这人随后的步伐明显的轻快了。

在两个人离开之后,明楼和梁仲春去了花园,在树荫下的长椅那,一同仰头看着树上叽喳鸣叫的鸟。

“保护局寄来的信,我已经看了。”提到这封信,明楼神色变得沉郁。

“关于什么的?”

“铭印功能的解除方法。”

信是从保护局寄出去的,内容梁仲春自然很清楚,他细长的眼睛里透露出的是发现宝藏般的神采,眉飞色舞的和明楼解释,“那个啊!是从检举业者那边扣押的数据分析得出的,是保护局最近研发的新技术哦!按照上面说的那样,就能完全解除铭印功能。”

“你一开始就知道有解除方法这件事?”明楼侧过脸盯着梁仲春,语气很随和,听起来并不像是质问。

“我说明长官,一个功能既然有设置方法,就会有相应的解除方法,这是常识吧?”

“那我该怎么办……”

树枝上的鸟儿扑棱着翅膀飞走起来,抖下几片羽毛,随风飘着,和明楼的心一样没有方向。

“我当初以为,送人给你过去的时候,你当场就会发飙和我绝交的。”梁仲春觑着那人无力的捂着脸的模样,从口袋里掏出烟盒,在膝盖上轻轻的磕一下,试探着问,“小风,是个怎样的孩子?”

这是第一次有自己以外的人叫这个名字,明楼回忆着这段日子两人的相处说,“他……很活泼,也很坚强……”

这种情状的明楼,在梁仲春眼里几乎是陌生的,他将烟盒递过去,指着对方的袖口,“我记得这对扣子之前坏掉的,不像是送到店里修的。”

“是小风修的,”明楼把烟夹在手指间摆弄,若有所思,“很擅长做菜,不会放任快要枯萎的植物不理,浇水的频率高到家里的湿度都上升了。”

“真是乖孩子……那你呢?心境上有什么改变吗?”

“并没有。”

这明显不是一句实话,看回答的神态就能知道,梁仲春翘起腿,玩味的盯着说谎的人。没出片刻,明楼便松动了,无奈的扶着头,“面对刚诞生的机器人,我这两周却强暴了他无数次,真是差劲到家了。”

刚才还有点小期待的梁仲春,没想到这人会坦白到如此地步,尴尬的敲着烟盒,“你在保护局里说这个,真的没关系吗?”

“详细的情况更糟糕,所以你不要过问。”

“我懂了,继续吧……”

“和做爱的快感比起来,抒发对王天风的负面情绪的快感,更让我上瘾。”

梁仲春终于是维持不住平静,愤怒的把烟盒砸到明楼怀里,“你这家伙,真是太差劲了!”

金属的烟盒撞在身上是很痛的,可是明楼没有动,也没有丝毫的情绪变化,依旧是那个样子,情绪平缓的接着说。

“没错,我做了很多下流事。可是最近……我无法再只把他当做王天风的替代品了。”

 
标签: 双毒 楼风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21)
©Hey~ayi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