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y~ayisa

演悲欢离合,当代岂无前代事
观抑扬褒贬,座中常有剧中人

君为袖手旁观客,我亦逢场作戏人


~only双毒~目前周更~不弃坑~

VOID(#3)

有名字喽~~用漫画名字的一部分

人工智能AU~~ooc预警吧~~~

#3

“没想到在我心中,竟然会有这么邪恶的情态。”

明楼看着趴在床上累得昏睡过去的人,为这场为所欲为感到困惑,坦白讲,对于这一切,他自己都很惊讶。

逼他哭泣,逼他哀求,逼他承受,一次又一次,周而复始。

太过漫长了,长到结束时已然入夜,月光从落地窗照进来,洒在那人光裸的脊背上,泛起如玉荧光,和王天风不一样。他侧脸陷在柔软的枕头里,安静的面容又和王天风一样。

曾几何时,明楼在睡梦醒来的时候,轻易地就能见到这样的一张脸,他会吻他的眼睫,或是抚他的脸颊,然后那双晶亮的眼睛睁开来,同样地以吻回应。

只是明楼清楚,那双眼里没有关于爱的光彩,哪怕是微芒。

王天风看他的眼神,从相遇的第一眼就定了形状,可明楼还是落入其中。陪他在实验室里熬夜、在计算机前瞌睡、在校园的角落投喂流浪猫……他们之间从没有多余的语言,一切都按部就班又离经叛道的发生着。

直到他们在那间租来的小公寓里亲吻拥抱,明楼仍旧不能确认王天风是否爱他。

可怕的你……

这一夜明楼睡得很沉,醒来时身边的位置空了,他并没在意,慢吞吞的收拾好晃到楼下,在厨房的门口窥见白T恤的一角。

青年的背影细长瘦削,握着一只蜜瓜削皮,耳廓的流线很可爱,听到声音微微抖,接着就是回过头收不住的笑眼,“明先生早!早餐还要等一会儿。”

“他有没有妨碍到你,给你添麻烦?”明楼没有理他,只冷漠的向着一旁的阿香问。阿香很高兴有这样一个活泼的小帮手,被感染着笑眯起眼睛,急着予以肯定,“完全没有,他帮了我很多忙,他做事很仔细,每样蔬果处理的都很好。而且,他很关心您。”

似乎是觉得对明楼投过来的目光置之不理太不礼貌,青年抿了抿嘴,垂下头低声,“我有和阿香请教您饮食的喜好,想了些您平时比较少吃的菜式……”

真是体贴的小家伙,明楼扬起嘴角作为对他的回报,然后沉默的向着花园走出去。

他在花园里漫无目的的走着,在一片打蔫的植物前停下来,这是他亲手种下的,可他总是很忙,几乎都交与阿香帮忙打理,近来他遵医嘱休养在家,又亲自照顾起来,想来是并不善于此道,一群植物很不给面子的无精打采,和主人的心境一样。

“明先生,早餐好了。抱歉……有打扰到您吗?那我一会再过来。”做完早饭的青年提着浇花的水壶在不远处,穿着一件阿香找给他的围裙,胸前有棕色的小熊头像,笨拙得可爱。明楼看了一阵,猜到他是要给植物浇水,于是对他招招手,把人叫到跟前,“没关系,你很勤劳呢。”

“看到花草需要浇水,我就没办法坐视不理,只要看到就会觉得喉咙发痒,何况……只要我能帮的上忙,就可以待在这里,对吧?”他用一种期待又隐含担忧的神情看着明楼,不安的等着对方的回答。

“可是……你还有更擅长的事情吧?”这副模样实在讨喜,明楼存了逗弄的心思,故意去触摸青年胸口的小熊,被人红着脸躲了过去,又故作无奈的摊手,“你不喜欢的话,我也不强迫你。”

那神色和昨天一样晦暗不明,青年犹豫了片刻,放下手中的东西,慢慢挪进那宽厚的怀里。

和梁仲春以为的不同,明楼很懂得铭印功能,人形机器人对铭印对象的依赖程度和幼儿亲近父母的程度一样高,无论身心,都能轻易地,使他服从于自己。

不过他并不打算一大早就做些什么,轻轻吻了下怀里人的额头,握住他的手,“走吧,再不回去早餐就放凉了。”然后这人很乖的由着自己牵走,这感觉真棒……明楼瞥着那微红的小脸,似乎看到了命运的讽刺,那场让明楼获得至高荣誉的闹剧,如今却有这样的结果……

心情真是好到不行啊!

“喂,小家伙在做什么?”明楼给梁仲春致电预约初苏醒机器人的例行检查,对方自然的问到这个。

“小家伙?”

“喂!我说你啊,你还没给他取名字吗?好歹……”

“放心吧,你放弃的保护责任我有好好的履行手续接下。”

“你不会生气了吧?”

“哪里生气了,我还要感谢你,我可是很久都没这么开心过了。”

他很久没有在一具肉体上得过如此的无上快感了。

可那瞬间的大脑空白过后,他又想不懂为什么要这样做,是想报复他吗?还是……

面对那个蜷缩在床垫里颤动的身体,他伸出手,在感到那皮肤上汗水蒸发的温度时,又猛地缩回指间,终究是没有给那人温柔的安抚。

“你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对不起’,为什么要这么说?”明楼坐到窗边的沙发上,在背光的位置上,看床里的身形,“怎么,不记得了吗?明明是你自己说的……”

疲倦的青年支起身子,甩了甩头迫使头脑清明些,他看不清明楼,就看了一眼窗外的月亮,清楚的问道,“王天风是谁?”

明明那么多地方都不相像,却在提到这个名字时,流露出了让人熟悉的语气。

“是我的原型吗?我和那个人很像吗?”青年紧张的攥紧身下的床单,不知道听到哪个答案会更令自己伤心。

“我一直觉得你们除了样貌之外,其他并不像……但好像也并非如此。”

明楼走回到他身前,伸手抬起他的脸,看着他的眼神痛苦到令人绝望。

身体里有什么在作祟,被看着的青年感同身受的难过起来,泪水滚烫的滑进托在下颌的掌心里。

“那就……请你把我当做他吧!”

 
标签: 双毒 楼风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23)
©Hey~ayisa | Powered by LOFTER